— 伊诗塔.黛尔 —

【ow生死组 mercykill】无题。

私设ow解散前生死组就是恋人关系。

没有逻辑,有的只是ooc。

***

她躺在地上,艰难的唤出那个已经许久没被提起的名字。

“Gabriel.”

黑色的枪口沉默着,如它的主人一般不动声色。

周围的混乱似乎与他们隔绝了开来,那些枪炮和呼喊声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被空气传递了许久才来到他们耳畔,而他们都不屑于去听。

风衣的簌簌声。他收起地狱火,低头盯着她。或者说似乎是在盯着她。

她折了一只翅膀,而作战反应服的其余部分被黑掉了,这使她被自己的盔甲牢牢地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是…你。”

面具下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坟墓。

她努力挣扎着,却无法撼动盔甲关节的一丝一毫。

“Gabriel,”她说着。

“...Gabe.”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救救我。”

===

  这次的行动很简单,从边境运送一批急救物资前往交战地区。本来是轮不到Angela Ziegler去的,不巧原来的战地医师在行动前一天被调去了别的地方,指挥官左右思量了很久,有空并且有实战经验的只有她了。

  博士本人对于这个外勤任务没什么意见,她已经在实验室中呆了很久,非常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然后,他们在半路遭遇了不明部队的攻击。

  敌人没有任何显眼的标示,也没有表示自己的身份,只是突然就从半路发动了袭击。Angela Ziegler跟在指挥官身边,拿着医疗杖穿梭在战线中,尽力为士兵们提供援助。

  指挥官让士兵们围拢在运送物资的装甲车边,这批物资决定了胶着战斗的胜负,如果胜利,那么黑爪的势力将被大大削弱。而物资能否被运到目的地,就看现在他们能否击败敌人突破重围了。

  枪弹和炮火中的Angela就像一盏明灯,为周围的士兵们提供了治愈和恢复的力量。虽然敌人数量超出他们许多,却都被他们一一击败。局势看起来渐渐变得明朗起来,打退这一波攻击,他们就有机会重新行动起来了。

  然而很快,形势急转直下。

  有个潜行的敌人偷偷接近他们,放射出电磁脉冲,击破了他们的光子护盾,导致武器和护具瞬间失灵。在队伍慌乱的一瞬间,敌人的狙击手找到了他们的指挥官,并且一击毙命。

---

  在那么一瞬间,Ziegler觉得整个世界就要颠倒过来了。指挥官的尸体向她倒了下来,她腾出一只手,在一片混乱中将他已经没有生机的尸体放平,然后重新投入战斗。没有时间喘息,敌人已经重新将他们锁定,失去护盾和指挥的他们将会变成待宰的羔羊。

  狙击手又发动了攻击,这次瞄准了她的头。幸而她被周围的士兵们推挤着左右晃动,这一发只是打在了她的右边翅膀上。虽然这让她没法快速移动了,但总比丢了命好。

  接着,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

  她听说过死神,听说过关于这个冷酷杀手的事情,却从未见过。

  而当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直觉告诉她,你们认识。

  或许不仅仅是认识。

---

  在愣神的瞬间,潜行的敌人放出了第二波电磁脉冲。这次距离更近,威力更大,甚至击倒了一片士兵,Ziegler也在其中。

  但仅仅是击倒而已,士兵们很快爬了起来重新战斗,Ziegler却发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

  电磁脉冲让她的战斗服彻底失灵,她动不了了。

  身边的士兵注意到了博士的异样,他们两三个人聚集起来,准备将她带去更安全的地方,避免让医生成为活靶子。

  然后一阵黑烟突然包围了他们,几声沉闷的枪响,那些士兵统统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

  Angela Ziegler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直直的看着上方硝烟弥漫的天空,听着周围的炮火声和声声惨叫。她挣扎着,却被困在这套自己设计研发出来的盔甲中。

  接着她的视野中出现一道黑色,是风衣的下摆。然后是黑洞洞的枪口。看上去冰冷无情,却又无比熟悉。

  于是她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虽然她自己都不确定那是不是他。

---

  他看上去吃了一惊,举着枪的手停了许久,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也许他声音变了,还带上面具和兜帽遮盖面庞,但是那对霰弹枪,还有战斗时的架势,都跟她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

  她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却又惊喜他还活着,虽然是以敌人的身份见面,可至少还活着。

  接着是幽暗燃烧的怒火。她流着泪,内心满是委屈和不甘。她迷惑他为什么不来找她。她可以救他,可以帮他摆脱这个没有固定形态的诅咒。

  他却没有这么做,放任自己变成一个怪物,变成“死神”。

  既然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肯给我,现在又何必给我怜悯。

---

  任务失败了。

  士兵们死的死伤的伤,没有人能够阻止燃烧弹和穿甲弹的轰炸。

  物资在一片炮火和爆炸声中化为熊熊火焰,火光直冲天际。

  幸存者寥寥无几,大多数都在战斗和爆炸中牺牲了。

  Angela Ziegler奇迹般的幸存了下来,只受了些轻伤。她说自己被电磁脉冲击中后就晕过去了,不知道是谁把她拖到了一座掩体附近,躲过了爆炸的伤害。

---

   在病房,博士翻出了自己珍藏的老照片。

  照片上,是她和暗影守望的指挥官Gabriel Reyes。Reyes很少有的没戴他那顶毛线帽,一头黑发乱蓬蓬的。他搂着怀里正在戳他胡子的Ziegler,笑得很开心。

  照片背后是一行字母。

  “LYF,G.R”

---

   Angela Ziegler宣布她以个人名义开启了新的研究项目。没人知道她为什么暂停了前一个实验计划转而投入这个看起来完全没有价值的新项目。

  只有少数细心的人发现她放在办公桌上的一个新相框。

  但他们也没有去细想那个跟她合照的人是谁。

---

In the end it's just you and me,

In the end it's just you I see.

When the pain grows stronger

I'll find the cure in your eyes,

And your eyes will be my guide

——《In The End》Stream of Passio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