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诗塔.黛尔 —

【救漂】some peace 一刻安宁

名字来自black lab的单曲this night

设定时间在战前。漂移为垫圈报仇杀了人,因此遭到通缉。


---

  “警告,警告。能量指标过低,系统即将下线。”

  “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了。”漂移这么想着,继续艰难的在路上行驶。他本来就没有足够的能量补给,刚才的一场激战又几乎耗尽他的全部体力,更不用说还让他负了伤。


  在一人干掉三名全副武装警卫的事情传出去后,他就被迫开始东躲西藏。其实从前他也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只是跟现在有几点小小的不同:从前有垫圈照应他,现在垫圈死了;从前他的火种里燃烧着自我厌恶和胆怯,现在更多的是愤怒与迷茫;从前他手无寸铁,现在他有一把从别人那里夺来的枪;从前他只是个偷东西的小贼,现在他是杀人犯。


  这次他们派了五个人来抓他。他拼劲全力干掉了四个,然后逃了出来。原本他想连那最后一个也杀掉的,但那家伙跑的太快让他没来得及下手。他将那四具尸体里剩余的能量都搜刮了个遍——不多,但好歹能让他多活一会。然后将自己的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阻止能量液外泄。


  接着他将尸体堆在墙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自己了才“住了”几天的死胡同。那个溜掉的家伙肯定会叫来更多的人抓他,他必须迅速的远离这地方。


  能量不足导致他跑的很慢。伤口处回路反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一阵阵战栗。 “如果垫圈在就好了,”他想着,“他的急救手法比我好得多,而且……”电路一阵抽搐,他没有再想下去,现在不是回忆的时候。


  他知道还有谁能帮自己,虽然那人大概早就把他忘了,但是他还记得。而且他现在就在去往那里的路上。实际上漂移很不想去找他,但此时已别无选择。


  现在是宵禁时间,路上空无一人。他提防着可能出现的巡警,尽量在街边护栏的阴影里行驶。远处传来杂乱的声响。音乐,人声,警笛声,还有这个星球内部深沉的搏动交织在一起,撞击着他的接收器。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仿佛自己与他们身处不同世界,只能相互观望。

  在他这里,只有疼痛是真实的。


  那道熟悉的门终于出现在面前。漂移变形,走上前,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按响了门铃。

  他靠在墙边,掐断了自己系统内报警的声音,等待着。里面很安静,他开始担心那人不在那里。他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自己工作的地方过夜,但是他只知道这一个地方,他只能来这里找他。


  过了一阵,房里的灯亮了。接着大门滑开,一个红白相间的机体站在那里,在看见他后显得有些惊异。


  “漂移?”

  哦,他还记得我。

  漂移想着,处理器里闪过一阵喜悦情绪,然后靠着墙斜斜的倒了下去。


---


  重新上线后,漂移看到了救护车神情严肃的脸。


  他慢慢坐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机体——毫无疑问,已经被修复的焕然一新。他又看向救护车——他正站在手术台边盯着自己,脸上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

  一阵尴尬的沉默。他刚开始思考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救护车环起双臂,将下巴向工具台那边努了努,“告诉我那是怎么回事。”


  他的枪——他从警卫那里抢来的枪,正躺在那里。

  “求你不要问。”他别开目光,走下手术台,想去拿回自己的东西。

  但是救护车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路。“你半夜出现在我诊所门口,半死不活满身是伤还带着枪。现在我把你修好了,却连提问的权力都没有?”

  “救护车,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很糟糕的事情。我想我得离开这里,跑的远远的永远别再回来。”


  “那你来我这里干嘛,我想你不仅仅是……唔。”

  漂移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突然凑上去咬住救护车的唇打断了他的话。医者本能的后退,后腰撞上了工具台边沿。漂移伸手抱住救护车的脖颈,将他拉近,好让这个吻继续下去。他并不是出色的接吻者,只是胡乱轻咬着对方的唇瓣,试探性的用软舌舔舐,但救护车还是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任凭他将自己推倒在地。


  “你救了我两次。”漂移跨坐上去,低头含糊而低声的在对方接收器旁边说着,“我一无所有,而且……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

  “……这是我回报你的唯一方式。”他用双手抚过医者干净齐整的装甲,寻找着可以让自己趁虚而入的暗扣和缝隙。


  救护车试图说点什么,但漂移用自己的方式又一次让他闭了嘴。他终于决定投降,让自己沉浸到此刻的欢愉之中。


---


  漂移从诊所出来后就发觉有人跟踪自己。肯定是来逮捕自己的警察,他想着,加速走过街角,并在墙边停下等待对方出现。那人毫无防备的走过来,被蹿出来的漂移扼住了颈部管线。


  没想到那人被抓住后没有表现出惊恐,反而笑了出来。

  “哈,果然有两下子。这下我相信是你干掉那些条子的了。”


  “你是谁,跟着我想干什么。”

  “咱们能好好说话么,先放开我。”

  他盯着那人看了几秒,松了手。


“我们听说了你的事迹,漂移。我是来帮你的。”

  他站在那个人面前,一只手摸索着握住了背后的枪:“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用不着相信我,但你得相信这个。”那人指了指自己胸前一个紫色标志说道,“加入我们。你有能力,也有野心。我们会让你变得更出色,并证明自己。”


  “如果你们失败了呢。”

  那人笑了起来:“我们不会失败,绝不会。”

  漂移低头思索片刻。

  “好,我加入。”


  “明智的选择,小子。欢迎来到胜者的一方。”


---

  

  救护车在自己的充电床上醒来,发觉漂移已经离开了。他带走了那把枪,抹去了一切自己来过的痕迹。


  几天后,有通缉令贴了出来,说有危险分子接二连三行凶,已有多人惨遭毒手。


  救护车站在街边,看看通缉令上那张照片,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远处高楼上的大型电子屏幕报导着最近霸天虎活动的最新消息,街上的行人们怀揣着各自的恐惧,间或有人停下观看片刻,然后低头继续赶路。

  他站在这人群中,被人流推着前行。


  回到诊所去,回到无穷无尽的工作中去。


  只有在那里,他才能得到一刻安宁。



end

=======

不会炖肉星人 以后学着慢慢来吧otz

13年底写的 受了一个同好鼓励所以提笔写了救漂

然后就跳坑了 现在又跳了回来 然而同好已经不在 哭哭。


无论听了多少次都不会腻的歌……实在太适合这两人。

http://music.163.com/#/m/song?id=1093560&userid=59318026

D:There are things

    I have done

    There's a place

    I have gone

R: There's a beast

    And I let it run

    Now it's running . . .

    My way

D:There are things

    I regret

    To can't forgive

    You can't forget

R: There's a gift

    That you sent

    You sent it . . .

    My way

R:There's a game

    That I play

    There are rules

    I had to break

D:There's mistakes

    That I made

    But I made them . . .

    My way

合:So take this night

    Wrap it around me like a sheet

    I know I'm not forgiven

    But I need a place to sleep

    So take this night

    And lay me down on the street

    I know I'm not forgiven

    But I hope that I'll be given . . .

    Some peace . . .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