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诗塔.黛尔 —

【铁漂】If The Story Is Over

依然是ooc有,依然是语言杂乱无章,依然是时间线混搭各种混乱。主要是AHM和IDW主线漫画的时间交错进行。

标题取自Stratovarius的单曲。悲凉的作品。

事实证明历史永远会被铭记 带着痛苦和眼泪

说到底 只是时间和命运的玩笑而已

而结局永远是一样的 永远都是悲剧。


=====


 “简直是奇迹!看看谁回来了!”

  “什么?”


  他跟着大家一起走出了基地,内芯忐忑不安。这些日子以来就像活在噩梦中,大家都是。但他的噩梦可能要比其他人更深更晦暗,苦涩的令他吐不出咽不下,只是卡在火种舱往上一点的一个位置,隐隐作痛。

  然后他看到了他,还是那样的机体,那样的面容,那样的步伐,从容稳健的走过自己面前。

  漂移顿时觉得,这场噩梦终于要结束了。


-----------

  

  一天的巡逻结束后漂移回到了自己舱室的门前,却发现有个人靠墙坐在舱室门口,两手抱臂,头盔微微低垂,脸埋在阴影里,只能看到一张紧闭着的线条坚毅的嘴。

  他有些吃惊,以为自己又找上什么麻烦了。面前这个家伙以这么一副姿势坐在自己房间门口,论谁也不会感到轻松愉快。

  但他还是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在离对方还有几尺的距离时停住了脚步:“需要帮助吗?”

  面前红色涂装的战士抬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


  漂移看对方的姿势立刻从俯视变成了仰视。这或许会让人产生一些压迫感,但经过种种磨练他已经能够面对一切可能出现的状况。

  

  对方面无表情的盯着漂移看了一会,嗓音低沉的开口。

  “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


  在目送他走过去后漂移感到这些日子以来萦绕在自己芯头的阴云终于开始散去了。虽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事情确实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至少,他还活着。


-----------


  漂移坐在自己舱室里,看着房间另一头直直站着的红色老战士。

  舱室内的条件比外面好不了多少。一个角落的墙体坍塌下来,残砖碎瓦构成了漂移坐着的地方,透过他身后的缺口可以看见塞伯坦上其他建筑的模糊轮廓和一部分天空。


  “这其实是个矛盾。你想做的和你的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我们都在其中寻找着平衡。”他慢条斯理的说着,认真的看着对方的光镜,揣测着自己能够说服面前这名因固执而出名的战士的可能性有多大。

  “飞毛腿没有处理好这个矛盾,曾经的我也是。”看到对方没什么反应,他便继续说着,“…而且…我想有时候你也没有处理好。”一根小小的尖刺,无毒无害,只是稍稍的提醒。


  对方几乎是马上抬起了头,光镜中闪过一丝不明情绪。

  “我不会否认任何自己犯下的错误,就像不会否认一个前霸天虎救过我的事实一样。”

  

  漂移感到芯里咯噔一下,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他没有立刻答话,只是站起来慢慢走到战士面前,抬起头凑近,吻住了对方线条有些生硬的嘴唇,随后凑到他一侧的音频边轻轻出声。

  “那就让我们看看……接下来这个是不是错误。”


------------


  基地里人声鼎沸,这是长久以来大家士气最高涨的一天。几名战士的回归多少带着点奇迹的意味,让几乎所有人都异常兴奋。


  漂移也是。他站在这股令人头晕目眩的涡流中,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人群中的那抹红色,想凑上去说点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对方转头看到了他。他连忙朝对方露出一个微笑。

  对方愣了一下,没有笑,而是挤过人群朝他走了过来。


  “小子,你叫什么,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


  用行动说服这个战士似乎比用语言更困难,但对方时而回避游移的眼神让他看到了希望。

  这里的每一个汽车人战士都对他有疑问,但只是在背后好奇的观望。只有面前的这个人来了,来找他,并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芯里的疑问,寻求答案。


  而他也确实能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


  他像一只温软的白猫缠上了红色战士的机体,用双手和湿热的吻慢慢蚕食着对方的神经。


------------


  对方的问话像是有回音一般,在他的音频里回荡了好一会。漂移能感到自己的面部明显僵住了。

  但他立刻反应过来,礼貌而有些僵硬的伸出了手:“我叫漂移,新来的。”


-------------


  晨会上,分配完一天的任务之后,杯子单独把漂移留了下来。


 “那天老铁在你房间呆了一晚上,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一如平时坦然谦和的表情。


“别想用你那面具唬住我,”  杯子看着面前表面上波澜不惊的武士,不屑的咧咧嘴,“我不关心你们所谓的什么八卦,我关心的是我的队伍运转是否正常。”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好事,总该有人来牵制牵制他那臭脾气。但你以后做什么都得小心点。凭这么多年我对他的了解,他会随时做好为你付出一切的准备,这点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他继续说着,看着面前安静的坐在会议桌前微微颔首的武士。


  漂移只是听着,最后轻轻点了下头:“好的,我明白了。”


------------


  消息传来的时候漂移几乎要崩溃了。果然是逃脱不了的诅咒。虽然自己并不在场,但他依然忍不住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到那个自己很久以前就暗暗认定的事实上面。

  而最令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就是明知所有关心自己的人都会死,却还在渴望得到别人的关爱。


  他去看了铁皮的尸体。为了让自己牢牢记住这个教训——最好也是最后一个教训。

  他已经无法再承受更多。


------------


  在打完招呼后他挪动着有些不听使唤的机体准备离开,不想再去面对对方那熟悉又陌生的眼神。

  然而对方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拉住了他。

  “慢着……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漂移回头,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可能是在战场上吧,我想。”


------------


  远离战友,远离人群,回到自己的舱室里。

  蜷缩在椅子上,漂移感到没来由的一阵发冷。


  是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


http://music.163.com/#/m/song?id=26068210&userid=59318026

All empty words and all rhymes will fade

As the light of last candle flickers away

If the story is over, this chapter my last

Let it be my best one, let it be my own.

 

end

评论(2)
热度(7)

2017-05-31

7